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在无资质机构“灌肠排毒” 医美的坑为啥总有年轻人跳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时间:2022-03-15 08:30:22

敢在无资质机构“灌肠排毒”,疗程中隐形牙套换钢箍医美的“坑”,为啥总有年轻人往里跳

80后小琴(化名)在上海靓靓美容护肤中心“灌肠排毒”后身体不适,经查,该机构并无医疗服务资质,法院判决退款66万余元,并增加三倍赔偿200万余元;90后小杨(化名)在上海某美容门诊部矫正牙齿,一个月后被“转”给另一家门诊部,却在佩戴隐形牙套一年后被医生告知“不能再戴隐形(牙套)了,得换钢箍”。

每年全国两会上有关医美的讨论,总是很能引起公众,尤其是青年女性共鸣的话题。今年的两会上,先有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协科技教育委员会副主任胡卫建议明确医疗整形行业经营范畴,并明令禁止对未成年人开展除容貌修复等必要医疗之外的整形项目;后有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党委书记王学坤对频繁出现在社交平台上的“学生党适合的轻医美体验”“三招教你如何说服爸妈去整容”“医美绝对要趁早,资深医美从业者的真心话”等内容表示忧虑。

而在全国两会之外,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也多次遇到医美被骗的个案,从逐渐步入中年的80后,到年轻的90后,医美的“坑”,一届届年轻人“屡跳不爽”。

敢在无资质机构“灌肠排毒”

小琴是一个爱美且消费能力较强的姑娘。从2015年10月开始,她已经相继在靓靓美容护肤中心(以下简称“靓靓美容”)消费170万余元进行美容护肤。她定制、购买过多种美容套餐。

2017年,已经在靓靓美容当了两年多VIP会员的她,得到一个“新消息”——靓靓美容推出“钻肝”“小肠养护”“盆腔净化”等养生项目,具有排毒养颜之功效,搭配“色素管理”进行除皱、祛斑、改善色素沉着,能达到内外兼修的显著效果。

美容师给她“安利”了众多值得一试的项目,其中,“灌肠排毒”项目最令小琴心动。按照原计划,经过一整个疗程的“排毒”,小琴应该从内而外变得年轻、健康起来。但实际情况是,她在治疗过程中渐感身体不适。

她多次向美容师反映自己身体出现状况,但对方却解释称这是“治疗过程中身体的正常反应”。小琴将信将疑,继续做了几次项目服务,结果身体每况愈下。

她在2020年3月向靓靓美容所在的区卫健委投诉举报。经卫健委调查发现,靓靓美容并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但在为小琴提供灌肠排毒、色素管理等服务过程中运用了灌肠、射频的医学技术方法,提供服务的人员均为“非卫生技术人员”。

为此,卫健委依法依规对靓靓美容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此后,靓靓美容又因在店内及微信公众号宣传中发布涉及疾病治疗功能内容、使用医疗用语受到所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被责令停止发布广告、消除影响并处罚款。

3月2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小琴诉靓靓美容欺诈一案进行二审,并当庭宣判其退还欺诈行为对小琴造成的损失、即已支付的服务费用66万余元,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增加三倍赔偿即200万余元。

隐形牙套戴一半疗程,要换钢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获法院裁判支持的小琴是众多踩过医美“坑”的年轻人中的“幸运儿”,更多青年在被所谓医美机构骗了以后,不知所措、维权无门。

云南来沪务工的90后小杨就是其中之一。小杨在上海一家连锁美容机构做美容师,她听说矫正牙齿可以使得脸型变小,故在朋友推荐下到位于上海市闵行区的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矫正牙齿。

在医生推荐下,她使用一款名为“时代天使”的隐形牙套对牙齿进行矫正。按照原计划,她的矫正疗程应为约两年,花费3万元。但她在医疗美容门诊部矫正牙齿不到两个月后,就被告知“门诊部搬家了”。

随即,她就被转到了另一家美容门诊部。在这里接受了约10个月牙齿矫正服务后,她于近日又被医生告知,以她牙齿目前的矫正状况,已经不再适合使用隐形牙套进行矫正了,须更换为钢箍矫正。

但钢箍的价格,仅为隐形牙套的三分之一左右,且影响美观。小杨多次与该机构协商未果。一来隐形牙套费用已付,不能退回;二来,钢箍牙套还要另外付费。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为小琴矫正牙齿的两家医美机构的经营范围均为“营利性医疗机构”。其中一家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于2021年6月7日取得,而小杨去该机构看口腔门诊的时间却在2021年3月。

小杨告诉记者,当时她是冲着一名自称来自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的医生而去的。但她只在第一次问诊时见过这名医生,此后复查、更换牙套等事宜,她被动换了好几名“医生”。

哪儿哪儿都是“上海九院的医生”,怎么破

记者注意到,“上海九院的医生”已经成为众多医美机构的“招牌”。上海九院是一家非营利性综合性三甲医院,其整复外科、口腔科、眼科、皮肤科等专业全国闻名。近年来,医美机构利活跃了众多“上海九院的医生”“上海九院的退休医生”,但上海九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很多所谓“上海九院的医生”实际上“非正品”。

比如,某“种草”平台上就活跃着一个拥有近20万粉丝的某生物科技护肤创始人“王娟”,其宣称在上海九院整复外科工作了30年,退休前是上海九院整复外科激光美容中心主任。但经记者多方核实,上海九院整复外科激光美容中心并未有过一名叫王娟的医生。

上海九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上海九院”的名号在众多社交平台上被乱用,“即使是加V的,也只是上传了医师执业资格证,并不需要其所在单位审核同意。”这名负责人介绍,“上海九院的医生”均能在上海九院官网找到真实姓名、身份及专业,切勿在其他机构“听风就是雨。”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杨斯空近年来也审理了不少医美纠纷案件,他认为,应当将医疗美容服务纠纷纳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整范围,设立经营者构成“欺诈”的标准,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医美服务行业现在属于颇受年轻人欢迎的新兴行业,但近年来纠纷频发,医疗美容机构未履行告知义务或缺乏相应医疗资质成为矛盾主因。”杨斯空说,由于医疗美容的专业性,诊疗机构与消费者之间存在天然的、明显的信息不对称,“消费者往往缺乏渠道或意识去甄别美容机构的资质,在现阶段有必要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适用于医疗美容纠纷,给予消费者特别保护。”

他说,“无资质提供服务或对消费者作虚假承诺”是认定医美机构构成欺诈的一个重要依据。

杨斯空还注意到,有一些医美纠纷是消费者不满医美效果、未达到其心理预期从而引发的争议。他提醒消费者,要意识到医疗美容的效果除了与医师水平、医疗服务质量等因素有关外,还与消费者自身体质和术后护理等密切相关,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在选择美容机构时,应要求美容机构出示相关医疗资质证明,合理确定诊疗方案,适度消费,保护自身安全。”杨斯空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王烨捷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